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薛江華通訊員 尹華飛 闞淼
  如
  果不是獄警的指引,記者無論如何也無法從一片勞作的犯人中發現那些昔日高官的身影。比如羅蔭國,曾經的茂名市委書記,現正在陽江監獄里從事名為“裝銅刀”的工種勞動。過去他油光鋥亮的頭髮讓許多人印象深刻,今天的他大拇指上黃色的厚厚老繭讓人過目不忘。再加上原茂名人大副主任朱育英、原茂名石化實華股份公司總經理姚志方,這三位曾經的高官,被集中關押在了一起。
  對於他們來說,過去成了浮雲,未來,在承擔懲罰的日子里,將過得更加艱難。對於職務罪犯的改造,陽江監獄長林映坤看得很明白,他送給這些職務犯人一句話:“一念放下,萬般自在。”
  27日,記者走進陽江監獄,實地走訪了罪犯們的車間、宿舍、伙房,揭開高官監獄生活的神秘面紗。
  1
  100多名“前高官”押在此
  陽江監獄坐落於陽江市陽東縣的那龍鎮,這所已經有55年曆史、連續六年押犯量位居全省第一、被定位為關押重刑犯的監獄,最近因為六監區關押罪犯的變化引人關註。
  初步統計,陽江監獄六監區關押了100多名職務犯,多數為40歲以上,50歲占主體,最大為68歲,上至正廳級,多數患有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等老年慢性病。
  對於職務犯管理的嚴不僅體現在懲治上,還有專管警察的選擇和警察執法上。由於六監區關押的多為粵西地區的職務犯,監獄特別規避了“老鄉情”可能帶來的隱患,現在的15名警察都不是來自於粵西片區。監獄還綜合考慮挑選業餘生活比較單純、人脈不算廣的警察。其他監區的警察如果要找職務犯談話,均要經監獄領導批准。
  2
  14人住15平方米的監舍
  今天的職務犯定義,是縣處級以上幹部(含縣局、鄉鎮一把手),但這些昔日意氣風發、衣著光鮮的官員,穿上統一囚服、理上板寸頭之後,和普通的犯人沒有絲毫的區別。當記者在生產車間走近朱育英後,這個原本端坐在凳子上進行勞作的63歲老囚犯突然一個半蹲動作,徹底明白地告訴了記者,在高牆里,昔日的高官只有忘記過去的自己,才能活得下去。
  記者抵達監獄採訪的當天是周二,當天中午的食譜是花生燜豬肉和炒通心菜。對於姚志方來說,集中關押後的他很懷念過去在石家莊某監獄的生活。在那裡的特管監區里,關押的都是中紀委查辦的官員,兩人住一間房,夏天有空調,洗手間有熱水供應,甚至一周還可以有一兩天點菜吃。現在的姚志方和14個人住在15平方米的監舍里,每天勞動8個小時,和所有犯人吃同樣的飯菜,無論冬夏,都只有冷水沖涼。
  倒是羅蔭國,他說自己是個不計較吃的人,但他還是忍不住對中午剛剛吃過的通菜發了點牢騷,這種蔬菜從炒熟再運送到監區,在悶熱的夏天裡,很容易產生一些奇怪的口感,羅蔭國形容為“潲水味”。
  按照監獄普通犯人的規定,犯人每個月可以花不超過500元的零用錢。羅蔭國把其中的大部分錢花在了買煙上,但他所習慣的一種特供白盒煙,現在已經忘記了味道。而他給自己定下規矩,一天只抽不超過8根,這個數量僅有過去吸煙量的1/4。
  3
  少上廁所只為完成任務
  當了多年基層監獄長,林映坤太瞭解這些職務罪犯了。他們即便走進了高牆,也沒有徹底擺脫過去的架子,喜歡攀比,總想搞特殊,看不起其他罪犯。
  當這些職務犯人都被集中到了一起後,如何管理他們,又成了林映坤最頭疼的事情。林映坤瞭解他們,大多數職務罪犯對監獄的改造帶有太多的僥幸心理,總以為過上幾年就能通過減刑、假釋,回歸正常人的生活。林映坤組織全體幹警給職務犯開了大大小小無數次座談會,目的只有一個——讓職務犯接受現實,安心改造。
  有感於監獄幹警的苦口婆心,羅蔭國成了職務罪犯里頗低調、勤懇的一個。剛參加生產線勞動的時候,他也不適應,還被燈泡多次劃傷了手,但他只是向幹警要了一片創可貼就繼續堅持工作。在獄務公開欄里,羅蔭國每月都能完成規定的生產任務,甚至小有超額。
  但對於已經63歲,且有著18年糖尿病史的朱育英來說,完成每天70米的繞燈線任務有點吃緊,為此,他選擇儘量少上廁所,他只許自己上一次廁所。他一直靠吃四種藥物來降低血糖,結果是還沒有到飯點,他就會因為低血糖而手腳發抖。後來,監區允許他帶一點餅干到生產車間,低血糖的時候就吃點。可就是這樣的一點優待,也讓朱育英感到忐忑,他濕潤著眼角告訴記者,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能活著走出監獄。“我今年63歲了,至少還得再坐十七八年的牢,你們覺得我還能活到80歲嗎!”朱育英說自己現在放得很開,只想認真過好每一天,但他還是時常忍不住想念自己80多歲的老父母,擔憂無法為父母送終,成了他唯一放不下的一點。
  薛江華、尹華飛、闞淼  (原標題:高牆內的前高官)
創作者介紹

HO FAI

pe61peus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