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新華社電10月15日,根據上級公安部門的指令,被稱為“偷官女賊”的河南籍女子唐水燕被浙江警方移交安徽警方。此前,因在河南、貴州、湖南、江蘇、浙江等地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辦公樓內竊得大批財物,唐水燕已被浙江麗水司法機關批准逮捕,因其正在哺乳期而被取保候審。
  據瞭解,安徽警方要求移交的理由為:唐水燕涉嫌一起盜竊團夥案件。“我實名舉報這些廳級幹部涉嫌腐敗,有照片為證,為何到現在3個多月了還沒有回音,反而要把我交給安徽警方?”在被安徽民警帶離浙江前,唐水燕給記者打來電話說。此後,她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作案時拍照留證女賊實名舉報求減刑
  今年4月,30歲的唐水燕因涉嫌盜竊在江蘇常州被抓獲,一同落網的還有其“同行密友”、20歲的陝西女子房云云(因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由於曾被浙江麗水警方列為網上逃犯,唐水燕被移交給麗水市公安局處理。
  7月底,因處於孕期取保候審的唐水燕,主動向麗水市公安局蓮都分局交代了多起警方先前尚未掌握的外地盜竊案件線索。她同時向中紀委網站提交相關材料,實名舉報湖南兩名廳級官員涉嫌受賄。
  “剛開始的時候,那些當官的辦公室里的東西把我驚獃了。最近幾年裡,我在作案時常會帶上照相機,在案發辦公室對所獲贓物及相關官員身份信息進行拍照留證。”唐水燕對記者說,2012年初,她在網上看到一則“小偷反腐,高官落馬”的新聞後,決定也為自己留條“後路”:“作案時拍照留證,被捕後舉報減刑”。
  唐水燕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再次確認了其舉報內容:2012年10月31日,她撬鎖進入湖南省建設廳四樓一房間,房內辦公桌上職務牌標註的是該廳一副廳級幹部。在這間辦公室內,唐水燕找到大量禮品及財物,具體有:數目不等的海參、冬蟲夏草、極草片、香煙、名酒等,以及兩塊歐米茄女式手錶、3個大概30多克的金元寶、1個和田玉弔墜、1枚男式鑽戒和價值大約3萬元的購物卡等。
  2013年7月24日,她進入湖南省質量技術監督局8樓行竊,在一間廳領導辦公室及其附帶卧室內,找到大量香煙、茅臺酒、人參、茶葉等禮品以及一個尚未拆封的蘋果筆記本電腦,併在房間衣櫃里找到放置在該辦公室一個保險柜的鑰匙,拿走存放其中的1塊歐米茄手錶、1塊梅花王男表、金手鐲2個、戒指2枚。
  “兩次盜竊我都把偷得的東西堆放在辦公桌上,和辦公室主人的名牌放在一起拍了照片。”唐水燕說。
  據瞭解,曾遭唐水燕偷竊的官員中,確實有後來被紀檢部門查獲的貪官。唐水燕向麗水市蓮都公安分局所寫的供述材料中,曾提到2012年7月和10月先後盜竊貴州農村信用社原理事長王術君和貴州省原交通廳廳長程孟仁的辦公室,這二人已分別於2013年和2014年被調查、處理。
  麗水市蓮都區公安分局相關辦案人員表示,唐水燕最近向警方新供述的多起辦公室盜竊案,目前還在調查取證階段,尚無法提供其確切的作案次數和涉案金額。“針對她‘自首’的內容,我們已通過公安系統內部的協作平臺,將相關情況發往‘涉案地’,請求當地警方協助調查。”
  收益高偷得安全官員辦公室受“青睞”
  “我只偷當官的辦公室,從來不偷老百姓!”唐水燕稱,首先偷官員的收益高,幾乎每次都“收穫頗豐”。“2008年5月,我在南京國土資源廳一間辦公室內偷了很多購物卡和幾盒冬蟲夏草。我將這些東西打折賣了,一次就賣了18萬元。”她說,“我的同伴房云云在合肥一下子偷了600多張購物卡,每張面值從1000元到5000元不等。”
  唐水燕還告訴記者,2013年後,官員辦公室里的“油水”比以前明顯少了很多,“大概是中央加強反腐的原因,感覺辦公室像被提前清理過一樣。”
  其次是偷得“安全”。唐水燕說,被盜官員放在辦公室內的財物大多是“灰色收入”,由於這些財物來路不正,官員們為了自身前途,往往甘願承受損失而不敢報案。
  唐水燕認為的官員“致命弱點”一定程度上也得到辦案人員的印證。麗水市蓮都公安分局辦案民警表示,唐水燕被捕後,警方曾帶她到多個案發現場進行指證,但很多辦公室的負責人都否認發生過盜竊,並阻止進入相關現場。
  更讓人詫異的是,今年年5月底,唐水燕因牽涉房云云在合肥的盜竊案,在合肥市被抓獲。房云云委托她保管的600多張購物卡也被當地警方收繳。而當房云云被法院判刑時,她們發現,導致她們被抓的兩起案件竟沒有被列入犯罪事實。記者瞭解到,目前這兩名被盜官員身份已確定,分別為安徽銀監局和安徽省食藥監局副廳級官員,安徽省紀委已介入調查。
  >>專家說法
  盜就是盜不值得點贊
  所謂“偷官不偷民”這樣的噱頭,在網絡上引來不少網民“點贊”“同情”。
  杭州市紀委一名幹部表示,入室行竊的女賊之所以會引起不少人同情,民眾對貪腐行為強烈的痛恨情緒是主因。但“盜就是盜,不值得點贊,更稱不上什麼俠。”
  浙江金道律師事務所副主任王全明律師表示:“唐水燕們專偷貪官的動機,不是為了反腐,而是為了個人獲利,舉報貪官也是為了能減輕懲罰,不能因為結果‘正義’,就忽略了目的和手段。”
  “反腐鬥爭不能依靠情婦、小偷這些所謂的‘反腐奇兵’,”有網民評論,“必須從反腐敗的機構設置和權力配置上入手,加強對發現腐敗的機制建設,否則,‘意外’反腐的尷尬現象恐難以消除。”  (原標題:偷官女賊唐水燕發問實名舉報為何沒回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61peuspy 的頭像
pe61peuspy

HO FAI

pe61peusp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